主题: 金庸仙逝:射雕英雄成绝响,人间从此无大侠

  • 分开也不一定分手
楼主回复
  • 阅读:3147
  • 回复:0
  • 发表于:2018/10/31 9:29:11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嘉祥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仅仅过了一天的时间,又一个“时代”黯然落幕。

享年94岁的金庸先生,走了。

这个消息如同催泪炸弹一般迅速地在各个人群中炸开,不管你上小学的时候跟着爸爸一起看的《笑傲江湖》,还是中学时代自己打着小台灯躲在宿舍被窝里彻夜不眠地看着《天龙八部》,还是你跟你的哥们为了选出谁才是金庸笔下最美的女子争得面红耳赤。

谈起金庸,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份回忆。

于我而言,美国人所崇拜的英雄主义,绝大多数都带着“超能力光环”,而我们中国人所向往的那一份英雄主义,不过是金庸那一代文豪所带来的“江湖侠义”。

笑傲江湖里,令狐冲说:“我要退隐江湖,从此不问江湖之事”

任我行回了一句:“你怎么退,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可是看了这么多年的金庸,我们身在江湖,却没有几个人能成为自己心中的那个大侠。

而如今,我们就要跟最初让我们进入江湖的老人,说一声再见。

《天龙八部》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与其天涯思君,恋恋不舍,莫若相忘于江湖。”

《书剑恩仇录》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神雕侠侣》




“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倚天屠龙记》


“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射雕英雄传》


“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碧血剑》


“易寒强敌胆,难解女儿心。”

《雪山飞狐》


“世上最宝贵之物,乃是两心相悦的真正情爱,绝非价值连城的宝藏。”

《鹿鼎记》


“书到用时方恨少,肉到肥时方恨多”

《侠客行》


“喜欢吧,看一眼是如此,过一辈子也是如此。”

《连城诀》


“世人无法偏设法,然知法犯法。烦事未了又来了,难以不了了之。”

我相信很多人都是通过他的文学作品,或者一些翻拍出来的影视作品认识到的金庸先生,所以在很多人脑海里,金庸的一生,大抵也是像他笔下那些行人物一样,有着曲折离奇、跌宕起伏的传奇人生。

曾经有位记者采访过金庸:“你觉得你这一生成功吗?”

金庸只是云淡风轻地回了一句:“我不能说是成功,只能觉得自己的一生,运气还不错。”

尽管一身功成名就,却一心只想归园田居,这种处之泰然的随性,也只有创造江湖的金庸才有。




其实收到这个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时,我当下第一反应是去找蔡澜先生的一本随笔。

金庸生前,和蔡澜是一对饮酒作乐的好友,他俩跟古龙、倪匡齐名誉为香港的四大才子。

蔡澜先生那本《我决定活得有趣》的随笔里,有一篇单独讲了一个关于金庸先生的故事。

当时我看完,一下子对这个似乎只印在小说封面作者那一栏的名字,更亲近,更了解了一点。

接下来,我想跟大家分享这本随笔里关于金庸先生的一篇文章,这是蔡澜眼中的金庸,也是我重新认识后,心目中那个最真实的金庸。

《金庸的稀奇古怪》

——摘自《我决定活得有趣》 蔡澜



黄蓉想出来的食谱稀奇古怪,而作者金庸先生的饮食习惯却很正常。“我和蔡澜对一些事情的看法都很相同。只是对于吃的,他叫的东西我一点也吃不惯。”有一次和金庸先生去吃广东粥面,他就这么说。

海鲜类金庸先生也没有兴趣。他爱吃肉,西餐牛扒绝对没有问题。一起去旅行时,到中国餐厅,他喜欢点酸辣汤,北方水饺也吃得惯。

上杭州餐厅和沪菜食肆,金庸先生不必看菜单,也可以如数家珍地一样样叫得出来。

至于水果,金庸先生最喜欢吃西瓜。这也是江浙人的习惯吧。我小时候就常听家父说他住上海的时候,西瓜商家是一担担买来请伙计吃的。不这么做就寒酸了。当年没有冰箱,把西瓜放进井里,夏天吃起来比较冰凉。

说到酒,据说金庸先生年轻时酒量不错,但我没看到他大量喝。来杯威士忌不过不加冰,净饮倒是常见。

近年来他喜欢喝点红酒。每次脱下眼镜后细看酒牌,所选的酒厂和年份都不错。有时喝到侍者推荐的好酒,也用心记下来。

吃饱了饭,大家闲聊时,金庸先生有些小动作很独特。他常用食指和中指各插上支牙签,当是踩高跷一样一步步行走。

数年前,经过一场与病魔的大决斗之后,医生不许查大侠吃甜的。但是愈被禁止愈想吃。金庸先生会把一条长巧克力不知不觉地藏在女护士的围裙袋里面。自己又放了另一条在睡衣口袋中,露出一截。

查太太发现了,把他睡衣口袋中的巧克力没收了。但到楼上休息,金庸先生再把护士围裙袋里的扒了出来偷吃。本人稀奇古怪。不然,他小说中的稀奇古怪事又怎么想出来的呢?


金庸的两位好友:蔡澜(左)和倪匡(右)

重温完这篇文章,我只能感慨道——这世上唯有这样的金庸,才能把写意的江湖描绘得如此有血有肉。




读者眼中的金庸


所以金庸这一去,仿佛带走的不是一代人的回忆,也不是一代人的青春,更是一代人对一个虚无的圣地保留的最后一份信念。

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一放出,各方人士都出来缅怀,其中马思纯的那一句让我感触最深:

“这天下,武功最高的,是时间。”




当我记忆里的人,都一个个离我远去,消失不在的时候,我的青春也该跟我挥手告别,说声:“有缘,我们江湖见。”





  '''''''''''''''''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